在Google map的路上Noel Masaki

T卫生活 477浏览 2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谭昌恒:每个人都是特别的,就像手指纹一样,可能好相似但是不会一样,今次由Noel Masaki摄影师分享在google map路上的摄影心得,就在这次的照片上,我看到有关日本东北宫城县气仙沼市等地沿海地区都遭受海啸袭击,我相信除了亲身去现场外google map就是另一途径去拍摄这地方.

题目1:你为甚幺对于"在google map的路上"这个计画感到兴趣?而你对于这个计画以"摄影是否複製"为议题,你的观点为何?

Noel Masaki:任何摄影的形式都值得尝试,既然我在平常的拍摄上也有大量複製其他图像的行为,自然也会对于纯粹複製的「Google map摄影」产生兴趣了。

不管是拍什幺都好,从现实世界複製实际存在的物体,让它成为照片这件事,无论在拍摄时使用任何手法,我们也还是向这个世界拓印了它的内容物。因此对于摄影是複製的论点,本质上我是赞成的。

题目2:大家在google map上街拍,有遇上什幺难题吗?

Noel Masaki:由于Google街景拍摄时的镜头位置和焦距大概是固定的,于是翻拍时也受限在它所拍摄的範围内。另外,除非更新地图,否则既存的Google街景照也是固定的─无论是人、物、光或影都是,这比起在街上翻拍其他图像时,条件上是受限的,会产生与实际在街头时有出入的部分。但问题也仅此而已。

 

台北-万华

日本-大阪府难波

题目3:在google路上拍下的照片跟实际街拍的照片,在后製上你会有不一样的处理吗?

Noel Masaki:当进行后製时,我都会把照片重新再用眼睛「拍摄」一次,因为处理照片这个行为本身,就像是第二次的摄影一样。因此,每一张照片大概都有多多少少不同的处理方式吧。不过大方向而言是相同的,而我也不会避讳摩尔纹之类的杂讯出现,因为那正是对着萤幕翻拍所自然出现的结果,可以视为走在「Google的路上」最好的证明。

题目4:在彩色的google map中,大家为什幺很多时用黑白去表达。

Noel Masaki:我本来就对于黑白照片有无可救药的爱好,这并不是代表我不喜欢彩色照片。彩色很好,只是我自然地就会想拍下黑白的照片。在平常的街头是如此,在萤幕前进行拍摄时也是一样的。

 

日本-札幌

日本-宫城县南三陆町

日本-宫城县气仙沼市 

波兰-华沙

题目5:在过程中大家都有一段时间停顿了,什幺事令你再次继续,同时大家认为会有结束的期限吗。
Noel Masaki: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计划会不会有结束的一天,本身不太去思考未来不确定的问题,只要现在还在拍摄就好了。但无论如何,实际走在街头上才更有真实感,拿着相机的人,终究是要回到现实的,那样的街头才是我所应该在的地方。

题目6:执行拍摄"google map"之间,是否影响着你日后的摄影眼?

Noel Masaki:在Google街景照片的範围限制内,它等于是把现实世界按了暂停,让我可以慢慢思考,或是让我的身体感官跟街上的一切事物慢慢地磨合,所以会折射般地影响到在街上拍照的步调跟反应,也会增幅在现实中拍摄的欲望。

乌克兰-基辅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个人感想

Noel Masaki:Google map街头摄影的实验对我而言,可以比喻成让我得以到达未竟或不能竟之地的一双脚。举例而言,我的第一张照片就选在台北万华街和三水街口,那是比新宿歌舞伎町带着更危险的气味的地方,现实当中,我想目前还很难举起相机,成功地拍下引起我欲望的瞬间,但是在Google街景上拍摄就不成问题了。简单地说,可以作为我踏入那个地方之前,如同探路一般的先行程序。

而且在Google map与现实街景中的条件差异,也让我找到了互相归零的好工具,在任何一边拍到欲望饱和而消退之际,我就能切换到另一边继续拍摄。

虽说在google map翻摄的行为是一种实验,但它所检証出的结果,我只能用身体感受得到,并没有办法有条理地整理出理论,而用文字表达出来。不过,它会融化并沉入我感官的每一部分,对于我这样的人而言,或许可以说是本质上的变化,这样就足够了。

韩国-首尔

个人资料

Noel Masaki,1983年生。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