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选书|《致贤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爱我,而是打算将我变成

F生活区 255浏览 88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一个女孩在大学入学式迷路,遇到一个学长,酷酷解决她的问题。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校园恋爱场景。但《致贤南哥》不是这样的作品。这不只是帅气学长跟傻白甜女孩的恋爱故事,这是一个女孩被男人彻底剥削到失去自己的故事。

一个女孩在大学入学式迷路,遇到帅气学长,酷酷解决她的问题。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恋爱故事场景。但《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的短篇小说〈致贤南哥〉,丝毫不是这样的作品。

这不只是帅学长跟傻白甜女孩的恋爱故事,这是一个女孩,被男人彻底剥削,直到失去自己的故事。(同场加映:《82 年生的金智英》:韩国去年最畅销的架空小说,也是我们的真实世界)

当他所有的行为,都宣称是「为我好」

女孩开篇第一人称,说这是我的故事,贤南哥跟我求婚了。但是我想要离开他,这是给他的信。接着,她在信中细数两人交往十年间的所有回忆,校园相遇场景、陪伴读书、认识彼此朋友、毕业舞会,出游骑脚踏车……这些理应甜美的交往回忆,却随着她的叙事,渐变恐怖极端。魔鬼藏在细节里,当读到最后,我们才都知道她遭遇了什幺──或许还称不上恐怖情人,但至少是极端控制慾的恋爱对象。

她一面回想,才发现这些交往点滴,到头来,都是男友「为了他自己」而铺陈的大好人生,却还堂而皇之的,将这一切都说是「为她好」。

在新生入学那天,她写道:

在「贤南哥」的帮助下,她顺利展开大学生活。替她选课,替她介绍人脉,陪她参加活动,整天温馨接送。这些行为,也渐渐让她无法自己作决定,完全依赖男友生活。

他替她在自己的毕业晚会挑选衣服、订高级美容院,希望她打扮得像配得上他的女性。陪她读书,制定详细计画,从补习班接送到读书中心,希望她考上公职。当她吃不下,也强迫她进食,是希望她健康。而后来她也发现,当初男友如此希望她当公务员,其实也只是为了方便陪他四处调职。

为你选书|《致贤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爱我,而是打算将我变成
图片|来源

「只要我说不想补习,不想当公务员,你就会说,这都是为我好。我无话可说。有一次补习班下课后,我没有走到停车场,而是从小门出去,对我而言,那是一次强烈的叛逆行为,我只要想到等等又要被你拉去紫菜饭捲餐厅,照你指定的餐点吃迟来的晚餐,然后被你拖着走进读书室,就比死还痛苦。」

但当她选择离开,逃进附近一家电影院,买票坐下半小时后,男友却冷不防出现在她身旁。他静静地说:「钱都付了,就看完吧。」

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逃开。

「如今我才知道,你是基于自己调职的可能性很高,才要我当公务员。真的很无言,你好像完全把我当成你人生的附属品了,但我也有自己的人生(中略),在社会上打滚,遇见各式各样的人,见识到更宽广的世界后,我才看见了自己的面貌:原来我的人生,一直都不是遵循我自己的意志。」

NOT ALL MEN:当男人说「世上男性都是禽兽,除了我」意味着什幺

她接着回想起大学的事:

「贤南哥」总是说物理学教授对她别有居心、说她的男性朋友很噁心、说首尔治安不好,男人都是下药强暴女人的垃圾。这些话语,也让她认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外,就只有贤南哥是真正为了我好的男人。现在回想起来,根本就是自吹自擂

在女性面前,部分男性习于将其他男性抨击为「居心不良」,背后暗示着什幺?那些热爱宣称自己「安全」「可靠」「可信赖」的男性,真的如他们所说的真实吗?事实上,这所谓「我是世上仅剩『好男人』」的说法,无疑正是在巩固女性应受保护的迷思。(而比起「好男人」,我们要追求的,从来不是鼓励 #notallmen 存在,而更应该是 #noneofmen ──没有一个男人,有资格伤害女性。)

直到现在。

故事的最后,女孩向「贤南哥」留下一封长长的信,向他告别。

后记:控制的爱,是一种爱吗?

女孩渐渐长大,但相对而言男孩没有。女孩终究发现爱情不是控制对方,而是彼此成长,选择离开。

表面上看来,成长故事说完了,读者到此阖卷。

但再往下一页,后记里,却赫然发现赵南柱写道:「打上惊叹号后,我盯着最后一段许久,开始担忧:假如姜贤南跟蹤我怎幺办?如果他偷拍了照片或影片怎幺办?就连脑袋出现这种想法本身,都另我感到苦涩万分,因为现实生活中,这种情况屡见不鲜,不是吗?」

在小说中,叙事者并没有质问自己在这段期间的爱情,有多少成分是快乐的。这种被强迫与控制的爱,也是一种爱吗?当爱里有剥削,是否就是恐怖而不纯粹的。

故事将近末端,女主角回忆两人最快乐的事情,是彼此都喜欢骑自行车。「蟾津江自行车道真的很美,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的河水、迎面彿来的微风都让人记忆犹新。在罂粟花田小径时,我们运气好,碰上花开的时节,那是我生平首次见到罂粟花。食物也都非常好吃。」

这样短短的描述,看不见她对「贤南哥」的爱,但也让我们思考,到底这整段「被控制的十年」,她快乐吗?

阅读的时候,我不断想起杨婕〈我的第一堂女性主义课,是大学时期男友教我的〉,故事最后,她悠悠回忆:

控制的爱,是一种爱吗?赵南柱没有明确的答案。或许承认「自己曾经很深的爱过」,对女主角而言,会是痛苦的──这是不是代表她也习于(甚至热爱)被如此对待──这样的自己,是值得再被其他人所爱的吗?

无论如何,〈致贤南哥〉极其细腻描写女性对亲密关係的挣扎与痛苦。

这是美其名为浪漫爱实则单方剥削的故事,这是被包装成婚姻幸福快乐的十年关係故事。这也确实是个血淋淋又真实的恋爱故事。这从不完全是虚构小说,而是侧写世上好多女孩的真实人生。

赵南柱本人,曾写过《82 年生的金智英》、《她的名字是》。对于这一个又一个的悲伤女性故事,想法是绝望的吗?

后记中,她这幺写道:

我们也要相信,不论你是否曾被伴侣深深伤害过,不论你是否曾经质疑过自己是不是「踩在受害者位置上」,不论你是否曾自责「这都是我活该」,你都要相信,你是值得被尊重的。

要好好生活下去。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