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oogle map的路上林官贤 Lin KuanHsie

A佳生活 771浏览 1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谭昌恒:记忆中在修读摄影班时有位老师提到,有位外国摄影师拍摄google map,而且将有趣味的影像拍下来还举办摄影展。就在数月前,在社交网站上有位台湾朋友林官贤也用複製理念去拍摄google map,起初我也怀疑前人做过的事情,现在也从新再做是否有所不同?但看他的照片后,我也被吸引着,除即加入複製google map理念,现时已经有十一位来自台湾,香港及马来西亚的摄影师参加。而且我们还提出六个相同问题,由十一位摄影师分别作答,产生十一个不同答案。今次由创办人林官贤先生开始 , 之后Billy chang,Hean Kuan Ong,Noel Masaki,Syvia Liu,周有煦,周贞君,班尼斐,詹淳超,应学堂以及谭昌恒不分排名去作答。

 

墨西哥-墨西哥城

墨西哥-墨西哥城

题问1:你为甚幺对于"在google map的路上"这个计画感到兴趣?而你对于这个计画以"摄影是否複製"为议题,你的观点为何?

林官贤:在 森山大道提到摄影即是複印的理论,于是我发想出透过翻拍”Google map”上的街头影像,作为验证这理论的的实验。至于摄影是否为複製?当我从摄影的行为中,不断的截取时间的断片,我更确切的认知到,摄影即複製的理论。因为摄影必须是透过镜头拍摄实际物体,然而被摄体本身已具有其主体性,而我只是将这被摄体在巧合的时空中複製成为可被保存的影像。

题问2:你在google map上街拍,有遇上什幺难题吗?

林官贤:没有,目前还没遇到。

墨西哥-墨西哥城

墨西哥-墨西哥城

题问3:在google路上拍下的照片跟实际街拍的照片,在后製上你会有不一样的处理吗?

林官贤:在后製处理上,我会採取同样的后製步骤。

题问4:在彩色的google map中,大家为什幺很多使用黑白去表达。

林官贤: 这我就不太了解,但採用黑白是我的习惯。但偶而我也是会有彩色的街拍作品。我觉得要视当时的影像而定,并非一定就是黑白的好。

捷克 库伦洛夫

题问5:在过程中大家都有一段时间停顿了,什幺事令你再次继续,同时大家认为会有结束的期限吗?

林官贤:过程中曾经的中断,是因为我当时正在忙于婚礼,无法分身进行。而是否会有结束的期限,这我无法确定,毕竟这是一个实验计画,参与者还是得必须回到街头摄猎影像,如果都已各自获得了答案,或许就是结束的那一天。

题问6:执行拍摄"google map"之间,是否影响着你日后的摄影眼?

林官贤:其实不会,当自己观看城市的观点,一但已有固定的影像书写方式,我想那已经是难以撼动。除非信念改变。

捷克 库伦洛夫

捷克 库伦洛夫

秘鲁 利马

秘鲁 利马

秘鲁 利马

 

个人感想: 自从我高中开始学习摄影以来,一直都深受沙龙摄影的感染,总觉得摄影是一种艺术形式的表现。这样的观念,直到 布列松提出-我不是艺术家,而是一个工匠 后。我开始对自己多年来的观念产生了怀疑。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自我质疑与反思,对我这样的摄影人来说,是一种批判。但也是另一个转变的开始。直到 森山大道提到了摄影即複印的理论后,于是我在想要如何去验证这样的理论。后来我想到了翻拍Google Map的点子(其实这方法,国外也已经有人使用过,只是当时我不知道),于是在发想的当天,我即刻开始进行拍摄(刚好当天外面下着大雨,无法出门拍照),并在Facebook上发表成相簿,后来Facebook上的好友,看到了这本相簿,也纷纷表达了参加的意愿。结果现在这本相簿目前已有十一位好友共同进行了这个实验计画。当然这个计画也顺便让我这个没钱常出国的人,可以借由Google Map的影像,四处出国游历,甚至流浪。

个人资料: 林官贤 1968年生于台湾基隆,高中毕业。

自小书读的不好,记性也差。通常是”一目十行过目即忘”。所以摄影是帮助我记忆最好的工具。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