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殖民的遗迹,却也是文学与历史的见证──台北城市散步「杨佳娴

G心生活 214浏览 7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是殖民的遗迹,却也是文学与历史的见证──台北城市散步「杨佳娴

走入台湾大学周边的温州街小巷,放眼几乎都是低矮而略显凌乱的公寓,也难怪带领这一次台北城市散步「台大温州」场次的诗人杨佳娴笑说,要逛游这一带,得要多用点想像力,才能体会巷弄街廓的历史味道……。

即使如此,这个区域的历史意义,仍是不容小觑。

「台大不应该只是台大人的台大,而是所有人的台大,大家都应该可以对台大表示意见,」杨佳娴解释,台大不但是日治时期与台湾发展的缩影,整体校地(包括溪头林场等),甚至还佔了台湾地理面积的1%,而「台北城市散步」所举办的这一趟台大温州导览,或许就是让大家认识这里的有趣起点。

台大附近的温州街廓规划,始于日治时期。那时候,围墙包着一栋栋宿舍,大都属于日式建筑,还有麵包树点缀其中,房子样式不但随着官阶而有不同,整体氛围也与一般台湾本岛人的活动区域大异其趣。这样的社区风景,自然都是跟着对街台北帝国大学的整体规划而来。

「现在只剩下温州街 52 巷还有四栋日式建筑了,」杨佳娴感叹,但建筑美归美,却并不全然出于日本政权对台湾人的善意。台湾总督后藤新平曾这样评论:支那人是物质的人种,要用宏伟的建筑对比出台湾既有的落后,才能让台湾住民真正对日本的统治心悦诚服。

这些建筑,甚至是现今的台湾大学的老建筑群,多多少少都是此时代背景及政治目的下的产物。

杨佳娴在导览开始前就谦称,自己不是台北人,对台大温州这一带的认识,也是以进入台大就读及近几年搬到附近社区的生活经验为基础;对她来说,温州巷弄最特别的就是这里的书店文化,也才会选择永乐座书店作为这次导览的起点。

杨佳娴于永乐座说明温州巷弄特殊的书店文化

「我在台北的这段期间,就是看着重庆南路的没落,」能跟「买书」划上等号的,也只有台大温州这一带了。为什幺书店多,当然跟台大就在对街有关,包括木石文坊简体字书店、专注于台湾研究的南天书店、还有包括旅游、女书店在内的各种主题、二手书店……。多元特色的书店散落在巷弄里,不但颇有菁英文化摇篮的味道,逛着书店穿梭其中,也形成一种独特的空间互动感。

唐山书店是许多台大人文社科学生入学后必定报到的书店,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间,不同年代的海报一层层往上贴,一把摸上去,软绵绵地就像肥前屋的玉子烧,是扎实的时光印记。

小巧可爱的流浪旅游书店,开门营业的时间很有个性,曾一度让杨佳娴以为「这是一家以不开为特色的书店。」

除了独树一帜的书店聚落,温州街也是中国近代史的重要场景,不少没落知识分子都在此地度过晚年,我们曾在书中读到的历史人物,也都在这一带做了彼此的邻居,而这也成为台大校友白先勇笔下的中篇小说《冬夜》的故事背景。

说到这里,杨佳娴也忍不住爆了一个在地人才知道的八卦:据说知名画家徐悲鸿的原配蒋碧薇移居台湾后就是住在温州街,与曾任立法院长的张道藩,有着特别的一段感情。当时街坊邻居都知道,如果在附近看到黑头车,那必定是张道藩又来看蒋碧薇了!

走到对街的台湾大学,首先看到的就是低调的台大校门,象徵着在知识面前的谦卑态度。但如此的不起眼,也让当年追随着简媜脚步上台北的杨佳娴,大感失望。还好经过了校门转个弯,椰林大道便在眼前开展,这其实是特意营造出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往前走去,新总图书馆就位在日出方向。

向着日出方向的椰林大道,尽头就是新总图书馆。

杨佳娴解释,这看似无用且毫无遮荫效果的椰子树,其实是源于日本人对南国的既有印象;为了软化景观,1930 年代后,台大校方也增加了樟树与菩提树的数量,希望多少为校园增加些绿荫。

此外,日治时代所留下的带着欧洲风味的建筑群,也是校内最值得一看的校园景观:包括现为台大校史馆的「旧总图书馆」、目前为文学院的「文政学部」,及与文院遥遥相望,现为行政大楼的「理农学部」。

台大校史馆,陈列不少知名校友,包括王文兴、辜振甫等人的论文手稿,人类学系多年累积的文物,也相当值得一看。

现在的校史馆,特别留下了一区维持过去旧总图时的陈设。绿色的银行灯加上沈重的木质桌椅,是不少老台大人期末考熬夜拼战的共同记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