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振辅生态专栏】洞穴,及其流动的灵魂

G心生活 846浏览 9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徐振辅生态专栏】洞穴,及其流动的灵魂

徐振辅〈洞穴,及其流动的灵魂〉全文朗读

徐振辅〈洞穴,及其流动的灵魂〉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当我被上锁的铁门阻挡在鹿洞(Deer Cave)入口时,发现告示牌上写着:「旅客不允许在没有嚮导的情况下进入任何洞穴。」我觉得有点生气。昨天嚮导明明告诉我,之后有空可以自己进入洞穴,于是我当时才没有拍摄太多照片。

那狠心的铁门位在一座小木桥上,底下是清浅的溪,两侧是浓密树林。要是能过得铁门,走一小段路就可以到达鹿洞入口。现在,既然它已经明白地拒绝了我,我只好在外面徘徊,观察附近的地形。伤心的人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再次进入鹿洞。

 

鹿洞是一座美丽而巨大的石灰岩洞穴群,位于婆罗洲的姆鲁国家公园(Gunung Mulu National Park)。过去,要来到这个深远的内陆地区,得从最近的城市乘船航行12个小时。机场兴建后,旅行者就能搭小型客机快速抵达。从我下飞机开始,一路上看到的居民仍然非常稀少。下了接驳车,走过一座吊桥,就进入姆鲁国家公园。我在背包房选好一个床位,疲倦从眼前淹没而来。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此时所有衣服相机墙壁地板头髮越野鞋手电筒笔记本都充满潮湿的触感和气味,彷彿刚刚从海底打捞起来。啊,热带啊。热带雨林。

屋外的雨固执地下着。从百万年前开始,姆鲁的雨就如此固执地下个不停。此地拥有沉积自海洋的深厚石灰岩层,因此每一场温暖而微酸的雨,都会把碳酸钙溶掉一点点,溶成深沟,溶成洞穴;雨继续仔细地下着,往坚硬岩层的心里侵蚀,形成伏流,以及複杂的地下水道。姆鲁最着名的,就是极为壮观的岩溶地形(Karst topography),譬如清水洞(Clearwater Cave),整个系统有两百公里长;譬如鹿洞,是世界上最巨大的单体石灰岩洞穴(也有人认为是越南的山水洞Son Doong Cave)。

这几天,我已经跟着嚮导探索了几个主要的洞穴,却没有花时间摄影。现在站在铁门前,告示牌竟然告诉我,不行哦,你不能过去。

远离木栈道,我决心往雨林里走,以山为座标,穿过带刺的灌丛,攀爬岩石,涉越溪流,本来以为这样就能找到鹿洞,却始终迷失在雨林里。尝试几次之后放弃了,我回到无情的铁门前束手无策。彼时几个嚮导陆续带旅客前来,我发现我的嚮导也在其中,就赶紧把告示牌说的话向他抱怨。他表现出「原来如此啊,那该怎幺办呢?」的样子。我无奈说,还是让我跟你们一起穿越铁门,再自己行动好吗?他说好啊。我才终于潜入鹿洞。

清水洞Clearwater Cave

 

洞穴潮湿难耐。整个岩洞的湿润表面,将水缓慢地汇聚起来,在一些地方集合成迷宫般的地下水道。水珠打转在钟乳石尖端,琢磨许久,沉澱出一点点方解石结晶,而后滴落,钟乳石于是成长了一点点。水是洞穴的灵魂,灵魂流经之处,一切事物都在衰亡,一切事物都在新生。我们谁都没有发现,在你按下一次快门的时间里,世界的形状又改变了那幺多。

走在悬空的人工栈道,下方是深邃无光的谷,就算世上最后一头雷龙藏匿其中也完全不会发现的那种样子。有些天然通道可以延伸数公里长,好像探险电影的场景,你若泅潜入水,沿着通道努力游过去,也许就能抵达另一个岩洞。在那个从来没有人类去过的岩洞里,彷彿栖息着远古的巨型鱼类,或某种数量惊人的神秘蜻蛉也不一定。

事实上,姆鲁洞穴的探索至今仍持续进行。由于繁複的通道深藏地底,遥测技术助益有限,因此相当仰赖科学调查团的实地勘察。关于姆鲁洞穴最早的文献纪录,来自英国人1858年在婆罗洲的探险(那年,达尔文和华莱士在林奈学会发表了天择说)。直到1961年,威尔福德(G. E. Wilford)的地质调查队才进行了系统性的测量。此后,各地研究团队经常在此扎营考察,近年仍然不断修正洞穴的迷宫地图。

鹿洞Deer Cave

 

我明白,用这种方式叙述洞穴被「发现」的历史,是多幺错误的事情。早在欧洲强权殖民扩张之前,本南族(Penan)就已长居于此。所谓鹿洞,即是来自原住民语的赋名。你能想像吗?在某个已然消逝的年代,鹿群会栖息在这个如梦似幻的巨大洞穴中,轻轻舔舐着含盐的岩石,每一个脚步都充满兽蹄坚硬的回声。

我继续往深处走,仔细张望上方,看见大量蝙蝠群聚。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一百公尺高的洞穴顶端有一百万只蝙蝠是什幺样的景况,总之,那集体噪动的漆黑事物,像一块暗色绒布在微风中呼吸似地轻轻起伏。往蝙蝠群下方看,必然同时发现柔软的暗色山丘,只要稍微靠近,就可以清楚嗅到强烈刺鼻的气息。嚮导说,那些蝙蝠粪便,是很有价值的肥料,而且怎样也搬不完。蝙蝠从洞穴顶端日复一日排下粪便,山丘日渐隆起,简直就像钟乳石和石笋那样,以相当细緻的尺度成长。

阴暗的洞穴里,只有几盏人工光源,以及来自远方洞口的微弱天光。为此,一张照片得曝光好几秒,才看得出洞穴轮廓,但使用脚架并不被允许,于是经常要将相机靠在栈道扶手拍摄。虽然那位嚮导口头允许我独自行动,但实在不太可靠。为了减少麻烦,摄影时,我还是得小心避开其他嚮导。

但我没有意识到,接近黄昏时,大部分嚮导已经带着旅客离开了。彼时,恍然听见某种低沉而轰隆的风声,那声音像水一样朝我淹没而来,让我连胸膛都跟着微微震动。我抬头,发现数量庞大的蝙蝠此刻正成群飞出洞穴。

飞离洞穴觅食的蝙蝠群

 

蝙蝠以数千只乃至十数万只为一群,整齐匀称地往天空漫延出去。这个场景将持续一个多小时,数百万只蝙蝠飞离洞穴觅食,像洞穴对着热带雨林伸出它饥饿的舌头,直至隔日清晨才陆续回返。一只蝙蝠一天要猎捕好几公克的食物,因此今夜,饥饿的鹿洞将消化掉十公吨的昆虫,同时森林也将有一样重量的昆虫新生。

那时我急忙跑离洞穴。到外面才看得清楚,蝙蝠群像一条侵蚀天空的黑色河流,正以螺旋之姿,往云层钻探。有些较大的群体可以延伸超过一公里长。蝠鹰盘旋在山稜附近,等待了很久,终于冲向那黑色的河道,撞散一小群蝙蝠,像一枚小石子投入河中溅起四散的水花。但一枚小石子无法动摇一条河流。

我坐在鹿洞外的长椅,放下摄影设备,看着河往远方流去,逐渐渗透到雨林之中。此时疲倦感又漫涨起来,几乎让我没入睡眠的河道。

而月之将升,沉睡的鹿洞正慢慢甦醒。

作者小传─徐振辅

1994年生于台北,现就读台大昆虫系,从事象虫研究,偶有论文发表。喜欢摄影、旅行、猫。梦想拍摄野生的一角鲸、雪豹、天堂鸟等,有些人以为是神话的生物。心思打结时,会骑机车到山上睡一晚;灵感敲门时,也写小说或散文。要是让灵感在门外等太久,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